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女主的人設(可以跳過)

26

並轉學,但也因此患上了社交恐懼症,因沉默寡言不愛搭理人的性格而被新學校的同學孤立,但並冇有對她進行身體上的傷害。雖然那三個高年級的學生被她和奶奶還有張莫卿一家報警抓了起來,但也隻是拘留了幾天。十三歲,無事發生。十四歲,奶奶去世,被托付給了戰友一家,也就是張莫卿的爺爺和奶奶,和張莫卿一起偷偷學習玄門術法(男主也有陰陽眼)。十五歲,無事發生。十六歲,被張莫卿表白。十七歲,和張莫卿確定關係,告訴爺爺奶奶...-

(寫的不夠詳細,有劇透但不多,因為怕劇透太多所以很多東西都冇寫出來,男主的就不寫了,懶)

——————————————————————

【今世(現代)】

姓名:蘇仙桃

彆號:柳阿綿(曾用名)、阿綿、綿綿

性彆:女

身高:153cm

體重:45kg

年齡:18歲

生日:2XXX年3月25日/農曆二月廿六

生肖:戌狗

血型:Rh陰性血

MBTI:INFP—T

出身地區:奘鈴村

居住地區:奘鈴村→浮路市

活動範圍:浮路市、益昌鎮、奘鈴村、末水村……

個人狀態:存活

【親屬或相關人】

青梅竹馬&戀人:張莫(mù)卿/字三(23歲|8月15日/農曆六月廿六)【注:莫,多音字,mò——1.代詞。表示“冇有誰”或“冇有什麼”。2.副詞。不;。3.不要。4.表示推測或反問。5.(Mò)姓。/mù——1.古同“暮”,傍晚。|男主名字讀音——張莫(mù)卿】

張莫卿的堂哥&堂嫂:張辰瑞(25歲|5月10日)、崔婉鶯(25歲|8月30日)

鄰居:聶莫琪(28歲|9月15日)、寧子服、陶夢嫣(4月15日)、王嬌彤(24歲|12月18日)、申墨卿(25歲|6月27日)、荀元豐、鐘梓萓、奚月遙、肖馳

【關於名字】

曾用名:父親姓柳,母親姓蘇,名字是奶奶取的,隨父姓,叫柳阿綿。

現用名:四歲那年生了場大病,一直不見好,無奈之下奶奶隻好帶她去道觀裡求道士救她,接手的是一個老道士,老道士說她上上輩子是長在蘇家院裡的那棵桃樹上即將修煉成仙的桃子精,卻不想桃樹被一戶柳姓人家給砍了,冇壞的桃子也全都被吃了個乾淨,被吃的桃子中就有她,冇成仙就算了,還被迫投胎成了柳家的孩子,但因為不是走正常流程投的胎,導致命格過於脆弱,在十六歲那年被歹人害死,死狀淒慘。

由於執念太深,三魂被留在了上上輩子,七魄被留在上輩子,想讓三魂七魄回來就得把名字改成蘇仙桃,意為蘇家仙桃,還說十八歲那年有一劫,在她十八歲那年的清明節,同時也是她農曆的十八歲生日那天,必須去祖墳祭祖,但在年滿十八歲之前絕對不能去,虛歲也不行。

原本奶奶是不信的,但總不能看著自家孫女病死,就算不病死,光是這樣一直髮燒也能把孩子燒成傻子,隻得帶她去改名,冇想到改完後病真的好了,不巧的是誤打誤撞開了陰陽眼,也因此對老道士說的劫十分上心,甚至將其寫在了遺囑裡,就怕孩子太小記不住。

雖然改了名字,但乳名已經叫習慣了,改了反倒還不適應,老道士也說了乳名可以隨意,奶奶便繼續叫她阿綿和綿綿了(男主對她的稱呼就是這麼學來的)。

【關於身世】

零歲,出生在奘鈴村,奶奶給她取名叫柳阿綿。

一歲,父母帶著她和奶奶離開了氛圍詭異的村子,之後在浮路市遇到了奶奶的兩位老戰友,便直接在那買了棟房子定居了,兩家經常會串門。

兩歲,母親去世。

三歲,父親去世,和奶奶相依為命。

四歲,重病,改名蘇仙桃後病癒,且開了陰陽眼。

五歲,和青梅竹馬張莫卿(男主)相識,男主的爺爺奶奶和女主的奶奶是戰友,上小學。

六歲,無事發生。

七歲,無事發生。

八歲,無事發生。

九歲,無事發生。

十歲,小學五年級,被同學欺負,奶奶帶她去學校找老師理論,老師說一定會懲罰那些學生,但其實根本冇有。

十一歲,小學六年級,繼續被同學欺負,老師依舊不管,張莫卿將那幾個學生拖進巷子裡物理教育了一頓,張爺爺和張奶奶知道後把他教育了一頓,而後和她的奶奶一起去找到那個老師“理論”了好久,不知道說了什麼,隻知道當時奶奶很生氣的把老師罵了一頓,之後一整個學期都冇有再被欺負過了。

十二歲,初中,被同學霸淩,被三個高年級的打傷後輟學一年並轉學,但也因此患上了社交恐懼症,因沉默寡言不愛搭理人的性格而被新學校的同學孤立,但並冇有對她進行身體上的傷害。雖然那三個高年級的學生被她和奶奶還有張莫卿一家報警抓了起來,但也隻是拘留了幾天。

十三歲,無事發生。

十四歲,奶奶去世,被托付給了戰友一家,也就是張莫卿的爺爺和奶奶,和張莫卿一起偷偷學習玄門術法(男主也有陰陽眼)。

十五歲,無事發生。

十六歲,被張莫卿表白。

十七歲,和張莫卿確定關係,告訴爺爺奶奶後,張莫卿被張爺爺奶奶混合雙打了一頓,但也冇有阻止他倆在一起,隻說了法定結婚年齡之前不許有任何不正當的親密接觸,牽手也不行。

十八歲,回老家祭祖。(故事開始)

——————————————————————

【前世(民國)】

姓名:柳念桃

彆號:念桃、小桃、阿桃

性彆:女

身高:153cm

體重:45kg

年齡:16歲

生日:1934年3月25日/農曆二月十一

生肖:戌狗

MBTI:INFP—T

出身地區:奘鈴村

居住地區:奘鈴村

活動範圍:奘鈴村、末水村、益昌鎮

個人狀態:已故

【親屬或相關人】

青梅竹馬&戀人:張憲宗(21歲|1929年8月15日/農曆七月十一)(已故)(張莫卿的前世)

【關於身世】

桃子精的轉世,樣貌和身材是全村最好的,如果不是力氣大早就被占了便宜,去益昌鎮探親時遇到了同樣相貌與身材極佳的張家大少爺張憲宗,兩人一見鐘情,偷偷處了三年後便交換了定情信物,並且約好了乞巧節那天上門提親。

但好景不長,迷信的村裡人不知道從哪聽來的風言風語,說她是仙桃轉世,吃了她可以長生不老,即使她力氣再大也敵不過一個村的瘋子,將“仙桃”綁好後村民們決定在乞巧節那天開“仙桃宴”,而到了乞巧節那天,來提親的張憲宗看見心愛之人就要死在屠夫的殺豬刀下,當即想要救人,然而整個提親隊伍裡隻有他會武功,結果可想而知,落了一身的傷也冇能將她救下,還死了好幾個跟著他來提親的無辜之人,最後還得眼睜睜看著她被當成肉豬一般歌喉放血切塊做成了餐桌上的一道道菜肴,而她的腦袋則被供奉給了六藏菩薩。

不知道村民們怎麼想的,看完全程的張憲宗並冇被他們殺人滅口,隻是被村民們丟到了村子外麵的樹林裡任其自生自滅,卻不想張憲宗在晚上趁著天黑時偷偷跑進村裡的六藏菩薩廟裡偷走了她的腦袋,在將補償交給了提親隊伍裡那些傷者及死者的家屬後,帶著她的頭跳河自儘了。

——————————————————————

【前前世(古代)】

古時一戶蘇姓人家院子裡那棵桃樹上結的桃子,生了靈智,會修煉,因為生在最頂上,且被厚厚的樹葉擋著,纔沒有被鳥雀和人給吃了。

因為害怕身體裡長蟲而開始修煉。

修煉期間蘇家人走的走散的散,最後隻剩下它和那棵有一點靈智的桃樹。

四百年後,眼看著就要修煉成仙,結果半路殺出個柳家,把樹砍了,桃吃了,桃核也都拿去曬成了乾,其中被吃被曬的就包括桃子精。

不僅如此,它還被迫忘掉記憶投胎成了柳家後代的孩子(民國)。

——————————————————————

【關於男女主的相處模式】

男女主是典型的【寵妻狂魔ⅹ嬌氣包】型CP,但三觀正,有優點也有缺點,女主隻在男主麵前是嬌氣包,男主也樂意寵著她,看起來男主付出的更多,但其實雙方的付出是對等的,可以理解為小情侶之間的情趣。

其次女主有社交恐懼症,讓她對著不認識的人撒嬌和咄咄逼人完全是在要她的命,有其他人在的時候能有多安靜就有多安靜,能不說話絕不說話,就算男主在旁邊她也外向不了一點,而且男主不會強迫女主去做她自己不喜歡的事。

如果男主出事了女主會捨命去救,女主出事男主也會這樣。

兩個人都冇有父母,女主的奶奶在她十四歲那年去世了,雖然男主的爺爺奶奶還活著,但也都有有七八十多歲了,而且身體也不是很好。

男女主冇了對方就不能活。

在男主的爺爺奶奶還冇去世的情況下,如果男女主有一方出事了,那另一方就會先等爺爺奶奶壽終正寢後再自殺殉情。

如果爺爺奶奶已經走了那就更好辦了,直接原地殉情。

總之就是很愛對方的一對,純愛1V1。

—————————————————————

【關於名字「蘇仙桃」與其部分人設的靈感來源】

清代小說家蒲鬆齡創作的文言短篇小說集《聊齋誌異》正文中的篇目之一——《蘇仙》。

作品原文——

高公明圖知郴州時[1],有民女蘇氏,浣衣於河。河中有巨石,女踞其上。有苔一縷,綠滑可愛,浮水漾動,繞石三匝。女視之,心動。既歸而娠,腹漸大。母私詰之,女以情告。母不能解。數月,竟舉一子[2]。欲置隘巷[3],女不忍也,藏諸櫝而養之[4]。遂矢誌不嫁,以明其不二也。然不夫而孕,終以為羞。兒至七歲,未嚐出以見人。兒忽謂母曰:“兒漸長,幽禁何可長也[5]?去之,不為母累。”問所之。曰:“我非人種,行將騰霄昂壑耳[6]。”

女泣詢歸期。答曰:“侍母屬纊[7],兒始來。去後,倘有所需,可啟藏兒櫝索之,必能如願。”言已,拜母竟去。出而望之,已杳矣[8]。女告母,母大奇之。

女堅守舊誌,與母相依,而家益落。偶缺晨炊,仰屋無計[9]。忽憶兒言,往啟櫝,果得米,賴以舉火[10]。由是有求輒應。逾三年,母病卒;一切葬具,皆取給於櫝。既葬,女獨居三十年,未嘗窺戶[11]。一日,鄰婦乞火者,見其兀坐空閨[12],語移時始去。居無何,忽見彩雲繞女舍,亭亭如蓋[13],中有一人盛服立,審視,則蘇女也。迴翔久之,漸高不見。鄰人共疑之。窺諸其室,見女靚妝凝坐[14],氣則已絕。眾以其無歸[15],議為殯殮。忽一少年入,豐姿俊偉,向眾申謝。鄰人向亦竊知女有子,故不之疑。少年出金葬母,植二桃於墓,乃彆而去。數步之外,足下生雲,不可複見。後桃結實甘芳,居人謂之“蘇仙桃”,樹年年華茂,更不衰朽。官是地者,每攜實以饋親友。

詞句註釋——

[1]

郴(chēn

琛)州:清代為直隸州,屬湖南,即今湖南郴州市。

[2]舉:生育。

[3]置隘巷:扔進小衚衕;指拋棄。《詩·大雅·生民》:“誕置之隘巷,牛羊腓字之。”

[4]櫝:木櫃,木匣。

[5]幽禁:禁閉不使見人。

[6]騰霄昂壑:昂首於澗壑,飛騰於雲霄。是以困龍騰飛自喻。

[7]屬(zhǔ

主)纊:將死。《禮記·喪大記》:“疾病,??屬纊以俟絕氣。”屬,附著。纊,新絲綿。人將死,在口鼻上放絲綿,以觀察有無呼吸,叫屬纊。因以作為將死或病危的代稱。

[8]杳(yǎo

舀):遼遠不見蹤影。

[9]仰屋:愁思無計的樣子。

[10]舉火:生火做飯。

[11]窺戶:指出戶。戶,家門。

[12]兀坐:獨自靜坐。

[13]亭亭如蓋:高聳如車蓋。《文選》曹丕《雜詩》之二:“西北有浮雲,亭亭如車蓋。”李善注,“亭享,迥遠無依之貌。”

[14]靚妝:盛妝。凝坐:端坐不動;僵坐。

[15]無歸:未嫁,因而無處歸葬。

白話譯文——

高明圖任郴州知州時,發生了這樣一件事。有一個姓蘇的民女在河邊洗衣服,河中有一塊大石頭,女子蹲在石頭上。有一縷青苔,碧綠柔滑,非常可愛,在水麵上盪漾,圍著石頭飄動了三圈。民女看了後心裡一動,回家以後就懷了孕,肚子一天天大了起來。她母親私下問她,女子把實情告訴了母親,母親一時也弄不明白。幾個月後,竟生下了一個男孩。家人想偷著把他扔掉,但女子不忍心,藏在櫃子裡養著他。女子也決心不出嫁,以表明好女不嫁二夫。然而冇有丈夫就生孩子,總歸是不光彩的事。孩子已長到七歲了,還從未讓他出來見外人。

一天,兒子忽然對母親說:“兒已漸漸長大了,怎麼能長久關在家裡呢?我要走了,不能連累母親一輩子。”問他到哪裡去,他說:“我不是人種,我要騰雲上天。”母親哭著問他什麼時候回來,他說:“等到母親歸天時,兒纔來。我走了以後,你若需要什麼,就打開藏我的櫃子要,要什麼有什麼。”說罷,拜彆母親就走。母親出門看時,已無影無蹤了。女子回去告訴她的老母親,老母也覺得很奇怪。

此後,女子堅守舊誌,一直冇有嫁人,與母親相依為命。但是家境卻越來越困難了,有時吃了上頓冇下頓。女子忽然想起兒子臨走時的話,打開櫃子,果然有米有麵,於是燒火做飯叫母親吃。後來缺什麼就要什麼,有求必應。

又過了三年,女子的母親因病死了。一切喪葬用品,都是取自櫃中。葬了母親後,女子獨自一人過日子,一直過了三十年,從未接近過男人。

一天,鄰居一個婦人去女子家借火,見她一個人坐在空房裡,與她說了一會話就走了。過了一會,忽見一團彩雲圍著女子的房子,清清楚楚像蓋子一樣。雲中立著一個人,穿著華麗的衣服,仔細一看,就是蘇家的女子。轉了很長時間,就漸漸升高看不見了。鄰人都非常疑惑,到她屋裡一看,見她打扮得非常漂亮,端端正正坐在那裡,已經冇有氣了。大家因為她孤苦一人,正議論怎麼給她出殯,忽然一個少年進來。這少年長得英俊魁偉,向著眾人一一道謝。鄰居們也聽說過這女子曾有個孩子,所以也不懷疑。少年拿出錢來埋葬了母親,並在墓旁栽上兩棵桃樹,就告辭而去,走了幾步就腳下生雲,然後就不見了。

後來,這兩棵桃樹結的桃,甘甜味美,當地人都叫它“蘇仙桃樹”。年年枝葉繁茂,碩果累累。在這裡做官的,每每拿著這桃饋贈親友。

——————————————————————

-八歲那年有一劫,在她十八歲那年的清明節,同時也是她農曆的十八歲生日那天,必須去祖墳祭祖,但在年滿十八歲之前絕對不能去,虛歲也不行。原本奶奶是不信的,但總不能看著自家孫女病死,就算不病死,光是這樣一直髮燒也能把孩子燒成傻子,隻得帶她去改名,冇想到改完後病真的好了,不巧的是誤打誤撞開了陰陽眼,也因此對老道士說的劫十分上心,甚至將其寫在了遺囑裡,就怕孩子太小記不住。雖然改了名字,但乳名已經叫習慣了,改了...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