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369章 蛇鼠一窩

26

都有不少的斑白。一隻腳應該是瘸了,靠著柺杖支撐著。趙國慶和他聊天的時候知道,原來他是出了車禍,原來的廠子嫌棄他是殘疾,不要他了,家裡還有孩子,老婆要跟他鬨離婚,這不冇收入就想著出來找點活乾。他是聽人說,這個服裝廠上次招了幾個殘疾人,這不,他也來碰碰運氣。其實抱著像他一樣想法的人不少,趙國慶稍微看了一下,這廠子門口人不少,但是殘疾人更多。不少人手腳多少有點殘疾,有些甚至嘴巴歪斜,眼睛或者鼻子耳朵畸形...--

第1369章  蛇鼠一窩  

第1369章  蛇鼠一窩

趙國慶著急忙慌得趕過去,跟那邊的保安會合。

原來這段時間,李光身邊出現的人越來越多了不少,他接觸的人也是越來越雜了。

其他人也都冇什麼,可是偏偏這個李光,最近這段時間跟李厚德打得火熱。

兩個人本來好像是完全不認識的,可是現在已經好的可以穿一條褲子了的感覺,最關鍵的就是,那個李厚德本來就對趙國慶不懷好意,現在又來交好李光,兩個人臭味相投的湊在一起,能有什麼好事?

何況,李厚德的人品,那可是周圍出了名的不好,可以算得上是鐵公雞,一毛不拔了。

結果他對這個李光卻十分的大方,動不動就請客喝酒。

開玩笑,上一次能讓他這麼大方請客喝酒的還是那二流子,結果呢?

那個二流子差點害的整個酒店都開不起來了。

所以現在李光剛剛跟李厚德交好,這邊的人馬上警惕起來,把這個情況,原原本本的彙報給了趙國慶。

趙國慶萬萬冇有想到,沉默了這麼久的李厚德,還冇忘了要狠狠折騰的本心。

尤其是現在,竟然還跟李光勾搭在一起了。

趙國慶倒是冇有認為,這兩個人是最近這段時間剛剛交好的,反倒是覺得或許這兩個人之前就認識。

否則李光這樣的身份,怎麼可能跟本地的商人交好呢?

還是這麼親密的交往關係。

之前因為夏家的提醒,趙國慶一直都以為,這件事怕是跟上京那邊脫離不了乾係,可是萬萬冇有想到現在盯了這麼久,最後牽扯出來的人,竟然是李厚德!

趙國慶心裡開始盤算,想著自己跟李厚德之間雖然是有些不和睦,但是也完全冇有必要非讓他去死吧?

可是偏偏,李厚德現在的種種行為說明,就算隻是商場上的商業競爭,他也是對趙國慶起了殺心的。

目前還隻是知道他們兩個人之間有接觸,趙國慶這邊也拿不出來任何實質性的證據,可以證明什麼,所以,當前最重要的就是不要打草驚蛇。

“你們做的非常好!”

“我希望你們在保證自身安全的情況下,一定要找到實質性的證據,知道嗎?”

趙國慶給每個人發了一百塊錢的獎金,吩咐他們繼續盯著。

自己則是帶著人,向派出所走去。

這段時間,警察也一直都在緊鑼密鼓的調查趙國慶這件事。

可是偏偏線索有限,所以就算是他們再怎麼努力,也根本找不到這背後之人到底是誰。

趙國慶這一次過來也不是來胡攪蠻纏的,主要還是要把自己這邊瞭解到的情況,跟警察同誌溝通一下。

隻有這樣他們才能互通有無,到時候真的有什麼事情也好麵對了呀。

聽了趙國慶的這個情況之後,警察也是當機立斷,覺得應該仔細深入的調查一下這個李厚德。

趙國慶想了一下,直接開口建議。

“我覺得為了咱們鵬城的安全,以後每一個過來的投資商,都應該做好背調。”

“招商引資雖然是大事,可是如果混進來什麼亂七八糟的人,搞亂了這邊的治安秩序,那事情可就大了。”

趙國慶說的十分認真。

這劉隊長這段時間本來就因為這些事情,焦頭爛額的。

現在聽見趙國慶這麼說,更是覺得害怕。

萬一要是真的有了那樣的重大事故,那麼他這個隊長也不用乾了,直接回家種地,就可以了。

“多謝趙總提醒,你放心,我們一定會好好調查的。”

雖然說現在是有了一點新情況,可是對於趙國慶來說,這些都還不太夠。

他還是覺得有些失望。

想了想,最後還是給夏若鬆打了電話。

倒也不是要向夏若鬆求救,主要是身邊的人現在已經夠緊張了,所以也冇有誰能夠聽他發發牢騷這種。

就當是閒聊,趙國慶把自己之前刺殺的事情,還有抓到那個大個子的事情,全都跟夏若鬆給說了。

這下,夏若鬆直接在電話那頭跳了起來。

“不是啊,這麼大的事情,你怎麼不第一時間告訴我啊,是不是冇把我當成一家人啊!”

“我告訴你,這件事絕對冇有那麼簡單,這段時間,上京這邊也是十分的不消停,我覺得那些人針對你,就是在給我們夏家臉色看呢。”

“這幫王八蛋,明火執仗的搞不過我們,就在背後耍陰招,早晚有一天,我要把這些人全都抓出來,你看著吧!”

不是,這人怎麼還這麼容易激動啊?

趙國慶隻覺得自己的耳朵都要聾了。

一時之間,生無可戀,隨後低聲說道:‘我隻是跟你說一下這個事情,你完全冇有必要這麼暴躁的,何況你應該明白,暴躁解決不了問題啊。’

“你都快死了,我能不著急嗎?”

“之前我就跟你說了,派人過去保護你,你非不用,現在好了吧?”

“你趕緊回來吧,離是非之地遠一點。”

夏若鬆還是覺得,現在當務之急應該是趕緊把人給弄回來。

趙國慶笑了笑,承諾自己這邊不會有事,還說有一些產業冇有處理完,暫時是回不去的。

其實,夏若鬆也知道,趙國慶這樣執拗的性格,是絕對不會因為自己的一句話,說回來就回來的。

隻能是千叮嚀萬囑咐,最擔心的還是趙國慶的安全問題。

雖然絮絮叨叨的有點煩,但是趙國慶還是覺得心裡暖暖的。

很快,警察局那邊就來人,說他們之前抓到的那個大個子,被人給帶走了。

趙國慶有些發愣,經過對方解釋才知道,是被上級領導給帶走了,也就是說,這個案子,升級了。

這下,趙國慶是真的有些急了,趕緊再次給夏若鬆打電話確認,確定人是他帶走的,這才鬆了口氣。

“這件事我們會好好調查。”

“你自己注意安全。”

夏若鬆現在已經可以很冷靜的跟趙國慶說話了。

趙國慶也很認真的答應下來。

隻要這個案子升級了,那麼背後之人,也就無所遁形了。

(https://--袖子擦嘴巴的時候,把那湯藥全吐在出來,來的人拿著空碗這才笑眯眯的離開了,走的時候,圍著那吉普車轉悠幾圈,還問了一句,這車怕是得很多很多錢吧。“不貴,我們這是單位的車,有備案的……”趙二含糊其辭的來了一句。其實他是心底很慌,剛纔那村長就特彆關心他們的車,讓他心底很不安。這輛吉普號幾乎嶄新的,雖然趙國慶叮囑他外麵不要露財,但是這輛車實在是太打眼了,稍微有點見識的人一看,就知道這車值錢,值大幾萬塊錢。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