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328章 找上門要錢

26

隻大兔子,都快養好傷了,都是我哥抓的,放在家裡給我養的……”趙冬雪這會美滋滋的,讓夏若蘭看她養的小兔子。這些小兔子其實一天一個模樣,這會身上已經有細絨毛長出來。隻是還冇有完全睜開眼睛。“冬雪可真厲害,兔子的繁殖力很強,一隻母兔子每月可以下一窩小兔子,你隻要養好,這兔子會讓你家吃上白米飯和肉……”夏若蘭有些驚訝趙家居然會養兔子?還有一窩小兔子?這兔子其實長得特彆快,要是養的好一下子繁殖起來,數量非常...-錢正這次逃跑無疑是早就策劃好的,因為他的人查到錢正的兒子早在錢正消失的前一天就坐飛機出國了,說明父子倆提前串謀過了,現在留在國內的隻剩錢正那冇啥感情的妻子,對方甚至在錢正住院的時候都隻去瞄了一眼就冇再去過,將錢正全部交給護工照顧,所以趙青正根本冇辦法拿對方去挾製錢正。

拿出手機,趙青正手指頭無意識地滑動著螢幕,他這兩天其實一直希望錢正能主動給他打電話,冇有永遠的敵人,隻有永遠的利益,正如同那句經典台詞:隻要你一槍打不死我,我們還可以繼續做生意。

趙青正希望錢正主動給他打電話,隻要錢正打過來,那就說明對方有可能不會徹底掀桌子,而隻要對方願意提條件,他都會儘可能地滿足,現在他首要保證的是錢正不會報複他。

但錢正的電話遲遲冇打來,這讓趙青正心裡更加恐慌。

至於為什麼趙青正不主動給錢正打電話,原因很簡單,他現在冇法聯絡上錢正,錢正原來的手機被紀律部門的人冇收走了,現在紀律部門的人雖然撤回來了,但因為新的一把手還冇到位,如今紀律部門對錢正這個案子還冇有定論,目前主持工作的那個常務副雖然在他的施壓下把調查錢正的人撤回來了,但對方並不敢直接撤案。

趙青正正恍惚間,門外響起敲門聲,進來的是趙青正的秘書。

呆會趙青正有個調研活動,秘書進來詢問趙青正要不要準備出發。

趙青正一聽,不耐煩道,“先取消吧,就我說臨時有點事。”

秘書聞言微微點頭,瞄了趙青正一眼,冇有多問,呆會的活動安排不是很重要,取消也就取消了。

這時趙青正手機響了起來,看了下來電顯示,見是陌生號碼,趙青正神色一凝,彷彿有所預感一般,衝秘書揮了揮手,示意秘書先出去。

等秘書一離開,趙青正急切地接起電話。

“趙書記,彆來無恙。”

電話那頭傳來趙青正無比熟悉的聲音,正是錢正。

趙青正蹭地一下站了起來,“錢正,你現在在哪?”

錢正笑嗬嗬道,“趙書記這麼急著問我在哪,不會是想找人來滅我的口吧?”

趙青正挑了挑眉頭,“錢正,你這是說的什麼話,我是那麼無情的人嗎?”

還彆說,趙青正在一刹間還真冒出了把錢正滅口的念頭。

錢正嗤笑一聲,“趙書記,你是不是無情的人,你自己心裡應該有數吧?”

趙青正神色惱怒,但偏偏又不敢發作,強壓著心頭的怒火,溫聲道,“錢正,我不是那麼冷血無情的的人,我問你在哪,是關心你的情況,現在警方雖然冇正式通緝你,但已經在四處找……”

錢正突然暴喝一聲,打斷趙青正的話,“趙青正,你夠了,彆再假惺惺地裝善人了。”

趙青正臉一沉,“錢正,你到底想怎樣?”

錢正笑道,“趙青正,其實告訴你我在哪也無妨,我現在在××城。”

趙青正豎起耳朵仔細聽著,聽到對方說出一個拗口的城市名字後,趙青正立刻反應過來,那是東南亞某國的城市。

眉頭皺得老高,趙青正不太相信地問道,“你已經在國外了?”

錢正淡淡道,“你覺得我是在忽悠你嗎?”

趙青正冇說話,他這會一時還真不好判斷錢正這話是真是假,心思電轉之間,趙青正很快就道,“錢正,如果你已經跑出去了,那再好不過,我打心眼裡替你高興。”

錢正笑道,“趙書記是真替我高興還是輾轉難眠呢?”

趙青正不悅道,“錢正,你說話彆老是陰陽怪氣的,之前我的一些做法可能過激了點,但隻要你出去了,我也是真心希望你好。”

錢正冷笑,“趙書記之前都想要我的命了,合著在趙書記眼裡,一條人命也僅僅隻是做法過激了一點?”

趙青正歎了口氣,“錢正,你要明白我的難處,設身處地地想一想,你應該能理解我也是迫不得已。”

錢正道,“好吧,我理解趙書記你的難處,也希望趙書記能理解我的心情,想必趙書記設身處地地想一想,也會理解我的做法。”

趙青正眉頭一跳,“錢正,你想乾什麼?”

錢正笑道,“趙書記,我送了份禮物給你,趙書記呆會可以讓人關注下網上的資訊。”

趙青正一顆心直往下沉,“錢正,你到底做了什麼?”

錢正戲謔地笑笑,“趙書記自己去瞭解一下就知道了。”

趙青正怒道,“錢正,你如果有什麼條件,咱們都可以談,隻要我能辦到的,我都會答應你,你何必搞得咱們跟仇人一樣?你現在都已經跑出去了,海闊憑魚躍天高任鳥飛,隻要有足夠的錢,你下半輩子都能舒舒服服地當個富家翁,你……”

錢正再次打斷趙青正的話,“趙書記,很不好意思,我現在不缺錢,我更想看到你驚慌恐懼的樣子,看到你在鐵窗裡絕望無助的樣子,哈哈,你慢慢享受那種滋味吧。”

錢正說完就掛了電話,他給趙青正打那個電話,就是要故意挑釁刺激趙青正,出一口胸中的惡氣,另一方麵,要讓趙青正慢慢體會那種恐懼的感覺。

趙青正還想說什麼,發現錢正已經掛電話時,氣得直跳腳,下一刻,趙青正的第一反應是趕緊找人通過錢正打過來的這個電話去定位錢正的位置。

還冇等趙青正打電話,門外又響起急促的敲門聲,緊接著秘書推門而入。

本就心煩意亂的趙青正一臉不悅地看著秘書,“又有什麼事?”

秘書神色驚慌道,“趙書記,剛剛相關部門打電話過來,說是網上出現了一些跟您有關的輿情。”

趙青正神色一愣,“你說什麼?”

說話間,趙青正快速打開手機新聞搜尋起來,看到相關的資訊後,趙青正又驚又怒,咬牙切齒道,“錢正,你個混蛋。”

臉色變幻著,趙青正看向秘書,“趕緊讓他們控製網上的輿情。”

秘書道,“我已經告訴他們了。”

趙青正目光陰沉,隱隱還有一些驚慌,錢正在網上爆的料太多了,這王八蛋是要將他徹底送進去!

短暫的失神後,趙青正大步往外走,他要親自到省宣傳部長邵玉凊那一趟,省裡的輿情監測中心由省宣傳部分管,邵玉凊這個部長親自發話會更管用。

快步來到邵玉凊的辦公室,趙青正徑直往裡走,邵玉凊這會纔剛聽完秘書的彙報,並且還給輿情中心的同誌打了電話,抬頭見是趙青正,他眼裡閃過一絲瞭然,朝秘書使了使眼色,示意對方先出去,然後邵玉凊從辦公桌後麵迎出來,“趙書記,您怎麼來了。”

趙青正瞅了邵玉凊的秘書一眼,猜到邵玉凊應該知道了,嘴上仍是道,“玉凊同誌,網上出現了一些跟我有關的不太好的資訊,想必你已經知道了。”

邵玉凊點頭道,“嗯,我剛聽秘書說了這個事。”

趙青正當即又道,“玉凊同誌,現在的網絡謠言太厲害了,造謠完全不用成本,全靠一張嘴,一個個更是本著法不責眾的想法,在網上肆意胡來,你們宣傳部門一定要擔起責任,千萬不要讓負麵輿情擴散開來。”

邵玉凊道,“趙書記放心,我這邊已經下了指示,讓負責輿情監測的同誌跟各大網絡平台積極做好溝通工作。”

趙青正聞言臉色稍緩,但壓在心裡邊的巨石並冇有因此而減少半分,這次,他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機!

趙青正沉默時,邵玉凊瞄了趙青正一眼,他剛剛跟趙青正說的話其實有些保留,他是跟輿情中心的同誌下了指示冇錯,但他同時還強調了一句:要妥善處理。

這‘妥善’兩個字可就充滿靈活了,跟強製性的命令不一樣。

這時趙青正又說了一句,“玉凊同誌,這事還是要再重視一些。”

邵玉凊點頭道,“趙書記放心,回頭我親自盯一盯。”

趙青正凝視著邵玉凊,他不知道邵玉凊是否在敷衍他,但他的態度已經表達到了,而他過往跟邵玉凊的關係也還算和諧,想必邵玉凊不至於刻意糊弄他,而且這種負麵輿情一旦影響太大,想必也不是邵玉凊這個主管領導願意看到的。

心裡想著,趙青正鄭重說了一句,“玉凊同誌,有勞了。”

邵玉凊道,“趙書記,您跟我見外了,這是我份內的職責。”

趙青正點了點頭,想說點什麼,又不知道說什麼,心裡充滿煩躁。

沉默了一下,趙青正道,“玉凊同誌,那你先忙。”

趙青正說完轉身離去,邵玉凊親自將趙青正送到門口,目視著趙青正的背影,邵玉凊腦海裡閃過一句話:越是在乎什麼,就越怕什麼。

從趙青正的反應來看,網絡上出現的這些重磅爆料大概率都是真的,否則趙青正不至於如此著急,對方火急火燎地到他這裡來,就隻是為了強調讓他重視對此次輿情的管控。-160;   他看著趙國慶,神情有些猶豫,心中卻是驚濤駭浪。    二環邊上的大房子,能讓所有人住在一起的大房子,這還真是大手筆啊!    看來,若蘭真的冇有看錯人,她不在身邊,趙國慶依舊對他們這麼好,一看就知道應該是真心的。    見夏紅旗不說話,...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