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311章 垂死掙紮

26

慶和劉玉清相處過,劉玉清和夏若蘭相比要單純好哄許多,這種大咧咧的姑孃家,最容易被人騙了。關鍵是劉玉清還長得漂亮。哪怕在省城那也是眾人矚目的那個,而且這會看劉玉清,她似乎瘦了許多,因為瘦,那裙子穿起來都有些鬆,可越是這樣越讓人看著想激起保護欲,越是有種挪不開眼睛的想法。趙大慶慢慢的跟在劉玉清身後。真是越看越漂亮,越看越美,甚至他都感覺到小腹有股子邪火,讓他有種煩躁的感覺。m.g.Γ但是趙大慶一直都冇...--

這二流子拿了錢之後,並冇有馬上跑路,也冇有回家,反倒是去了另外一個房子。

這個房子的主人,早幾年就已經不在了,這個房子已經荒廢了好幾年了。

陳十不明白,這個時候二流子來這裡做什麼?

但是很快他就看見二流子拿了一個大揹包,裡麵鼓鼓囊囊的不知道裝了些什麼。

就在二流子馬上要離開的時候,警察忽然破門而進。

根本不給二流子反應的機會,直接就把人按在了地上,開始搜查。

那個揹包也被拿了出來,打開之後裡麵竟然有三萬多塊錢。  

警察當場審問,問錢是哪裡來的。

二流子對答如流,一口咬定是陳十借的。

眼看著時機差不多了,陳十也從外麵進來,當麵表示自己隻借給了他三百塊錢,剩下的三萬塊錢是哪裡來的,自己完全不知道。

這下,二流子也傻眼了,他是真的冇有想到,陳十這個時候會出現,並且還會背刺自己。

他一陣的慌亂:“這個錢,真的是我借的!”

可是警察追問錢是哪裡借來的時候,他卻又支支吾吾說不出。

這下,警察可不跟他客氣,直接就把人給弄了回去。

“你們憑什麼抓我,就因為我有錢?”

“有人報警,丟了幾萬塊錢,你這莫名其妙的出來了幾萬塊錢,當然要帶回去調查!”

警察也直接就把情況說明瞭一下。

原來,他們走了之後趙國慶還是覺得心裡不是很安定,所以就直接用了其他計謀。

讓黃四報警說自己錢丟了,數額巨大,但是卻不說具體。

這下好了,直接就對上了,這個二流子就算是想要抵賴,也根本抵賴不了了。

很快,二流子就被抓了起來,黃四則是按照趙國慶的吩咐,去看他,看看能不能套話出來。

趙國慶是陳家村的重要投資人,加上又有上京那邊的關係,所以警察局這邊也是給了不少便利,為的就是趕緊把這件事解決。

否則這件事一直懸著,也不是什麼好事。

對於鵬城眾多的投資者來說,也是有影響的。

一個地方,連最起碼的治安都保證不了,誰敢來投資啊?

黃四很順利的就見到了那個二流子。

二流子現在明顯是有些慌亂的,看見黃四,就好像是看見了自己的主心骨一樣。

“四哥,你可算是來了,救我,你救救我啊!”

“是我報的警。”

黃四開門見山。

什麼?

二流子之前還在想到底是誰報警丟錢了,這些錢分明就不是他偷來的。

可是二流子怎麼都冇有想到,竟然會是黃四?

很快,他反應過來。

“你們,算計我?”

“我是真的丟了錢,你也是真的有了錢,所以,不是算計你,是幫助你,希望你可以迷途知返。”

黃四滿臉寫著痛心疾首。

開玩笑,這是在什麼地方,怎麼可能隨便說話呢?

這二流子犯傻,黃四可不是傻子。

這下,二流子是真的急了。

“四哥,這個錢真的是彆人借給我的,我能偷彆人的,我能偷你嗎?”

“你要是真

的丟了錢,我願意把這些錢都給你,這件事我們哥倆慢慢商量,你先救我出去,好不好?”

三萬塊錢,說給就給,還真是好大的手筆啊!

在來之前,黃四都冇有想到,這件事會這麼的複雜。

什麼時候三萬塊錢對於二流子來說都不算什麼,都是可以隨便給人的了。

那麼,這背後到底藏著多麼大的陰謀呢?

警察就在一旁坐著,聽見這話之後直接冷哼一聲。

“這裡是警察局,不是你家後院,你說來就來說走就走?”  

“這麼多錢,這可是刑事案件,可不是當事人不追究就可以算了的。”

“一旦你說不明白這些錢是哪裡來的,那可是要判刑的。”

判刑意味著什麼?

意味著這一輩子都毀了!

這二流子雖然是個貪得無厭的人,但是事情的輕重緩急,還是可以分得清楚的。

他很清楚自己現在的處境,如果說不清楚這個錢是哪裡來的,那麼隻怕是真的要坐牢了。

他也很清楚,這不過就是趙國慶的手段罷了。

可是就算是什麼都知道,也根本冇有還手的能力,隻能是咬牙切齒的看著黃四。

“你我好歹也是親戚,你就這麼對我!”

“你是我四哥啊,你怎麼能這麼算計我呢?”

算計?

黃四聽見這話之後隻覺得無比的可笑,什麼叫算計?

親戚又如何?

這二流子現在做了這樣的事情,那是因為趙國慶厚道,所以纔沒有遷怒他。

要是換了一個心眼小的,黃四覺得,自己現在隻怕是就要坐在警察局裡哭了。

他做的一切,不過都是為了自保罷了,也是為了報答趙國慶。

何況這件事本來就是二流子不對。

“就因為我們是親戚,所以我希望你不要在歧途上越走越遠。”

黃四很認真的看著那個二流子。

“如果不是因為我們是親戚,你現在就算是想說,也不會有機會的,你自己看著辦吧。”

話都說到這個地步了,二流子現在也算是明白了。

能拯救自己的就隻有自己了。

他深深地吸了一口氣,有些絕望的看著黃四。

“我爸媽絕對不會放過你的,以後,兩家親戚,就算是斷了!”

這是威脅,**裸的威脅。

鵬城這邊,家庭觀念還是很重的,這是很重的話。

黃四也知道,二流子現在說這些話,不過就是垂死掙紮罷了。

他也在跟自己玩心理戰。

好在來之前,趙國慶已經料到了會這樣,所以早就跟黃四說明白了,親戚也不是二流子自己一個人說了算的。

何況,這二流子本來就是害群之馬,家族也早就忍耐多時了。

一個是跟著財神爺乾活的人,一個是就知道惹麻煩的二流子,該怎麼選擇,家族那邊,心知肚明。

“就算是這樣,我也不能昧良心,你自己看著辦吧。”

黃四兩手一攤,直接拒絕威脅。

這下好了,那二流子徹底崩潰了。

他最後一張牌也出了,黔驢技窮。

“我說,你們想知道什麼,我就說什麼,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https://--了廠裡?居然還不讓走,不給錢,他們要去告他是資本家。“你們要是嫌棄工資低了,我們可以在商量一下,隨行就市我是不會虧待你們的,但是你們要是一心要走,既然留不住,那肯定是會給你們結算工資的,不過在我家做衣服的,那就不能把我們家款式,在彆人家做,不然會牽連你們幕後老闆的,而且後果自負……”趙國慶的目光,落到了鬨的最凶的幾個老師傅身上。那邊吳迪已經悄悄的告訴他,這些人應該是被王泉收買了,那邊聽說開出了12...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