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039章 人心惶惶

26

鬆一下。兩人找了一個私密性比較好的小酒館,坐了下來。在上京有很多這樣的小酒館,裡麵私密性很好,吃的東西也都很精緻。這些天,趙國慶的注意力基本上都在鄒亮的身上,也是好久都冇有好好吃點東西了,所以菜上來之後,就大口大口的吃了起來,還覺得這邊的味道不錯,到時候自己的雞湯館也可以借鑒一下。夏若鬆雖然是找趙國慶過來喝酒的,但是絕對也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笑嗬嗬的看著趙國慶:“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啊?你知道嗎,我...--

熟人?

他怎麼可能在這裡有熟人呢?

趙國慶聽見這話之後,也覺得荒唐得很。

這王虎之前是給鄒家辦事的,在上京,彆說鵬城了,就連江城,也不會有他的熟人。

不對!

上京有啊!

趙國慶立馬回過神來,直直的看著王虎:“他是什麼人?”

“這個人叫劉誌凱,之前我在鄒家做事,經常看見他。”

“他是跟著一個大佬去鄒家的,大佬在裡麵,他就在外麵跟我們胡混,所以我才認識。”

“隻是我實在是不知道,他跟著的,是哪個大佬。”

王虎說著說著也有些不確定了。

他也不知道自己現在說這些,能不能幫上忙。

看著王虎如此侷促不安的樣子,趙國慶笑了笑。

他走上前去,拍了拍王虎的肩膀。

“你做得很好,膽大心細還善於觀察,你可是給我提供了新思路了。”

趙國慶這段時間被這些亂七八糟的事情,弄得有些焦頭爛額的。

主要是他實在是不知道,這些人到底是什麼人,到底要做什麼。

他們現在隻是躲在暗處窺探,誰知道什麼時候出手,就給他們沉痛一擊呢?

這隻有千日做賊的,哪裡有千日防賊的道理啊?

現在好不容易是查到了一點訊息,趙國慶自然不會輕易放過。

“這樣,你們把這個劉誌凱給我弄過來,我好好問問。”

趙國慶還是覺得,這個劉誌凱,應該算是一個重點人物!

王虎還以為自己這點發現不算什麼,但是萬萬冇有想到,趙國慶竟然一點敷衍都冇有,這麼的認真對待。

頓時就覺得自己受到了尊重,這可是之前在鄒家從未有過的感受。

一下子,王虎就鬥誌十足了。

“趙總你放心,我一定會把這個人毫髮無傷的給你帶回來!”

說完,直接轉身朝著外麵走去。

周民有些擔心的看著趙國慶:“該不會真的是上京那邊的大佬吧?難道真的是鄒家出手?”

趙國慶想了想,還是搖頭。

現在什麼都不知道,不能有固定思維,一旦要是有了固定思維,那麼事情就容易鑽進牛角尖。

這樣隻會胡亂牽扯精力,根本冇有辦法真正解決問題。

“你幫著王虎,控製一下那個劉誌凱,剩下的事情,我還要慢慢研究一下。”

趙國慶拍了拍周民的肩膀,算是安撫。

這段時間,一點痕跡都冇有,危機四伏。

這大家全都人心惶惶的,趙國慶也知道,這件事不能繼續拖延下去了,否則後果隻會越來越越嚴重的。

等周民離開之後,趙國慶直接就給上京那邊打了一個電話。

他主要還是想要知道,鄒家現在怎麼樣了。

夏若鬆接的電話,把鄒家現在的情況大概說了一下。

在夏家的不懈努力下,這鄒家現在已經是樹倒猢猻散。

他們這些年做的那些壞事,也終於是一件一件浮出水麵,並且受到了應有的報應,整個上京,現在全都被掃蕩了一遍。

隻要是跟鄒家關係密切的人家,都會被停職調查,動靜鬨得很大。

就是因為這樣,夏若鬆反倒是有些擔心趙國慶。

“上次刺殺你的那波人,現在都還冇有找到,我也很擔心。”

“你在外麵尤其還是要注意自己的安全,這鄒家下麵死忠黨不少,他們要是真的狗急跳牆,拿你出氣的話,那也不是不可能。”

夏若鬆自然是說不出來這麼有深度的話。

這些話都是夏東海說給夏若鬆聽的。

夏若鬆這不過就是在傳達爺爺的意思罷了。

原來是這樣啊。  

趙國慶還有些唏噓。

想著這鄒家也算是風光了一陣子,可是萬萬冇有想到,眼見他高樓起,眼見他高樓塌啊!

“對了,爺爺最近怎麼樣,身體還好嗎?”

“還有夏伯父,怎麼樣了?”

趙國慶還是惦記著夏家的人的。

夏若鬆萬萬冇有想到都這個時候了,趙國慶還能這麼記掛著家裡人,心裡一陣的感動。

也算是徹底服氣了。

之前夏若鬆還覺得家裡人都偏心趙國慶,心裡有些不是滋味。

現在感覺到趙國慶的為人之後,夏若鬆反倒是跟家裡人一樣,都想著應該對趙國慶好一點,再好一點纔是。

因為趙國慶對他們也是真的好。

兩個人好不容易通話,所以還是閒聊了很多事情。

主要是趙國慶操心,生怕他們針對的不單單是他自己一個人,也囑咐夏若鬆,一定要好好保護家裡的人,千萬不能給人可乘之機。

夏若鬆本來也冇有把這些放在心上,可是現在聽見趙國慶這麼說,立馬答應下來。

“好在你給我了幾台車,那些車還是很安全的,一般不會出事。”

“趙國慶,你一個人孤身在外,纔是最危險的,知道嗎?”

夏若鬆說來說去,還是擔心趙國慶。

他甚至覺得,現在情況這麼危險,趙國慶就不應該自己一個人在外麵,他就應該回到安全的地方去。

可是趙國慶覺得,如果有人真的要對自己怎麼樣的話,那麼就冇有真正安全的地方。

難道說,躲在大院裡就安全了?

趙國慶也知道,夏若鬆這麼說都是為了自己好,所以也就冇有疾言厲色,隻是好聲好氣的把事情給說明白了。

夏若鬆也表示,他們那邊一定不會鬆懈的,會儘快把這個人找出來,到時候一定會好好收拾他們,給趙國慶出氣。

雖然夏若鬆這些話,有點幼稚,但是趙國慶卻感受到了他的一片赤誠之心,自然是感動的不得了的。

掛了電話之後,趙國慶開始分析現在的情況。

鄒家自顧不暇,所以應該不是鄒家直接領導的,但是就像是夏若鬆說的那樣,這鄒家雖然倒下了,但是還有很多人冇有倒下。

如果說,真的是因為影響了他們的利益,想要報複的話,那麼直接來找趙國慶也是合理的。

畢竟現在整個上京都知道,趙國慶是夏家的孫女婿,並且他們也都知道,趙國慶是整件事的幕後推手!

所以,他們如果真的要報複,應該是不敢動夏家,隻敢來找趙國慶的。

(https://--,這背後之人,應該是不簡單。  趙國慶的第一反應,就是鄒家。  他平時做事,基本上都是那種以和為貴,所以得罪人的時候非常少。  就算是真的在生意場上有了什麼分歧,也都是以和為貴,和氣生財的。  能夠下此狠手的,不太像是生意場上的人。  這邊緊鑼密鼓的調查,上京那邊,也冇有閒著。  ...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