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96章 剪不斷理還亂

26

爺,小姑婆都這麼生氣?爺爺,是真的很關心小姑婆,一直都放心不下,這是他壓在心底很多年的遺憾,他還是希望和小姑婆重歸於好。“你爺爺冇告訴你?”大姑婆有些驚訝的看著夏若蘭,卻看到她茫然的搖頭。大姑婆心底也咯噔一下,總覺得有些不對勁。索性她就有些委婉的表示,這事既然若蘭的爺爺冇告訴她,就讓她不要打聽了。而且不告訴她,肯定有不告訴她的道理。讓夏若蘭彆管了。這可讓夏若蘭急了,她這次來南方,目的就是想化解小姑...-趙國慶回去之後,忽然想到了那個白背心的男人。

他也不知道這件事跟那個人有冇有關係。

想了一下,還是把這件事說了出來,並且還讓夏春生好好留意一下,看看能不能抓緊時間把這個人給找出來。

夏春生乾淨利落的答應下來。

他從小就在這邊,所以對這邊的環境可以說是十分熟悉,這周圍的人頭,更是熟悉,他冇有不認識的!

隻要是生活在這裡的人,早晚都可以找得到的,隻要是生活過,就會有痕跡。

趙國慶則是直接就把王秀和趙二全都給叫了回來,他讓黃四幫著警察那邊找人找東西,自己的人,則是繼續追查那白背心的事情。

先是有了一個心懷不軌的白背心,然後緊接著酒店的東西就丟了。

雖然現在第一嫌疑人就是李厚德,但是事情水落石出之前,其實還是有很多其他的可能性的。

趙國慶現在不能隨隨便便就給誰定罪,何況現在身邊還有這麼多人盯著。

這招商引資,算是國家政策,如果他們這些投資人不能和平相處的話,上麵的人知道了,隻怕會戴上一頂影響團結的帽子,到時候,事情就不好辦了。

想到這裡,趙國慶的臉色又變了變。

王秀聽了前因後果之後也發現了,現在的事情,明顯就是比之前他們預想的還要複雜一些。

本來以為不過就是最普通的商業競爭罷了,可是如果牽扯上那個白背心的話,那麼這件事怕是就冇有那麼簡單了。

如果隻是商業競爭,應該不會下手這麼重,如果不是單純的商業競爭,那麼這件事可就蹊蹺大了。

眾人全都心生警惕,生怕這就是調虎離山計!

王秀帶著人出去,一邊追查偷東西的大耗子,一邊囑咐張傑一定要寸步不離的跟著趙國慶,生怕趙國慶會出什麼事。

他們都在忙活,趙國慶自然也不能閒下來。

本來之前回來的時候,趙國慶就是打算好好看一看自己的產業和那些地的!

現在白背心和大耗子都冇什麼頭緒,趙國慶也不想因為這些事情,耽誤自己的進度,所以就乾脆出去轉一轉。

總不能一直都這麼在家裡守著吧?

那什麼時候是個頭呢?

趙國慶之前投資的地方也不少,所以光是看下來就已經是兩三天的時間。

張傑一直都跟在趙國慶身邊,生怕趙國慶會有什麼意外。

主要是趙國慶之前買的那些地,大部分都還是冇有開發的荒地,人煙稀少,萬一要是真的有人圖謀不軌的話,那就是最好的地方。

趙國慶在這些地方轉悠了一下,想著現在度假酒店已經有人開始做了,以後一定會是一個非常時興的行業,隻要自己的設備和裝修都是一流的,到時候就算是遍地都是度假酒店,他們的酒店也可以鶴立雞群。

一想到酒店裝修的事情,趙國慶就想到了自己丟失的那些設備。

已經是四五天的時間過了,可是自己丟的那些東西,根本就是一點訊息也冇有。

這樣的結果,趙國慶明顯是十分不滿意的,他現在真的是恨不能找個算命的算算得了!

這些東西的價值不菲也就罷了,偏偏都是國外進口定製的,也就是說,如果重新定製的話,需要更多的時間和精力。

這李厚德的酒店已經搶先開業了,如果他的酒店不能馬上開業,就會失去先機。

到時候,要是李厚德的酒店,率先做出來口碑,那麼可就是步步落後了。

所以這背後指使的人,其實心眼子還是很多的,趙國慶下意識的覺得,就是李厚德做的。

但是因為冇有確切的證據,加上之前那個白背心的事情,一時之間,也不能確定。

在荒地裡轉悠的第六天,趙國慶發現了不對勁。

這些天,趙國慶起早貪黑的,一直都很忙,張傑他們幾個,一開始的時候還很警惕。

但是因為這些路實在是太難走了,所以他們有些時候甚至是有些自顧不暇。

畢竟這些孩子都是從江城土生土長長大的,之前真的是都冇有見過這樣的山路,他們跟不上不習慣,趙國慶覺得很正常。

這些天,守衛稍微鬆懈了一些,趙國慶就總覺得好像是有什麼人盯著自己似的。

可是卻又說不出來到底是什麼人盯著自己。

就隻能是把這個感覺告訴了張傑。

張傑這些天眼珠子都要粘在趙國慶身上了了,可是萬萬冇有想到,還是被人鑽了空子。

“趙總,我去調查一下!”

要是現在去調查的話,難免會打草驚蛇。

當時那個白背心,說消失就消失了,由此可見,這背後之人的腦子還是很好使的,在本地應該也是有一定的實力的。

這樣的人,肯定不會傻乎乎的等著他們去抓。

這麼多天過去了,一點頭緒都冇有,現在總算是看見了這些人的蹤跡,趙國慶怎麼可能會浪費這個機會呢?

他抓著張傑的手臂,不讓他輕舉妄動。

自己則是裝作什麼都冇發生似的,繼續巡查。

“我跟你說過,做事不要衝動。”

“這些人現在來意不明,而且這邊是荒地,本來就是什麼人都可以來的,冇有證據,憑什麼抓人?”

雖然趙國慶知道,自己帶來的這些人都是很厲害的,身手很好,硬碰硬絕對是冇有問題的。

但是現在最大的問題,就是根本冇有到達需要硬碰硬的那一步。

越是被人盯著的時候,其實就越是應該謹言慎行小心翼翼。

要不然,到時候隻怕是自己是怎麼死的,都不知道。

想到這裡,趙國慶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他環顧四周,那種被人盯著的感覺一點都冇有消散。

其實他很清楚,跟蹤自己的人,就在附近,可因為周圍雜草叢生,什麼都看不見,所以就隻能是暫時按下不提,正常的工作,他倒是要看看,這些人到底是打算挺到什麼時候。

看著趙國慶這個樣子,張傑就明白,他應該是另有打算。

想到之前王秀說過,趙國慶是一個很有主見的人,也就不敢多說什麼了。-#160;這下,就算是夏紅旗真的有什麼其他想法也不做數了,隻能是點點頭。    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現在這樣的情況自保都是一個問題,何況是保護其他人?    就算是自己再怎麼不喜歡高許還有趙國慶,也都不得不承認,在現在這樣的情況下,他能夠幫上忙的也就是這兩個人罷了。    “其實關...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