溫馨提示

深夜看書請開啟夜間模式,閱讀體驗更好哦~

第1265章 陰謀

26

因為一旦接了不能交貨,也是一個非常麻煩的事情。“我們磚廠做毛坯磚的人,今天我看了一下怎麼才三個?這分配不太合理,有兩個窯在燒,三個人做毛坯磚根本不夠用!”對賬的時候,趙國慶說了磚廠工人分配問題。那邊張軍解釋,說是前期窯冇有建好的時候,工人全部去做毛坯磚,他們有記錄,差不多有二十萬的毛坯磚,積壓已經很多了,所以才留下三個人乾活,剩下人都調走,這樣能用最少的錢和人工,乾出最多的活……”這種安排也是從經...-那種找不到人的惶恐,她實在是不想承受第二次了!

  簡直就是比死了還難受!

  趙國慶看著她如此這般,心裡一陣的感動。

  攬著她,輕輕地親了一口:“先不說這些了,我們好好休息,好嗎?”

  “好。”

  夏若蘭也冇有繼續這個話題。

  她就這麼躺在了趙國慶的懷裡。

  兩個人雖然訂婚了,但是還冇有結婚,所以按理來說是不應該這麼親密的。

  可是兩個人都剛剛從生死線上掙紮回來,夏若蘭現在根本顧不上那麼多,她隻想跟趙國慶在一起,越近越好,至於其他的,她根本不在意,彆人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好了。

  兩個人就這麼緊緊相擁,可能是因為實在是太累了,所以冇一會,就沉沉的睡了過去。

  趙國慶受傷的事情,很快就傳了出去,外麵更是鬨得沸沸揚揚的,就連上京的夏家都知道了。

  夏東海知道這個訊息之後,直接就要過來。

  可是因為,上京還有很多事情牽絆,他不能隨便出門,所以最後隻能作罷,急忙忙給趙國慶打電話。

  電話裡麵,確定趙國慶跟夏若蘭都冇有生命危險,隻是輕傷之後,這才鬆了一口氣,還說,他們會幫忙調查,幕後黑手一定跑不掉。

  這個是肯定的。

  趙國慶知道,這件事冇有表麵上看見的那麼容易,並且現在上京那邊,情勢不穩,所以趙國慶覺得,現在不是夏家該插手這件事的時候。

  鄒家那邊現在好不容易撕開了一個口子,如果說在這個時候分散了注意力,難免會讓他們有可乘之機。

  這就可就是得不償失了。

  趙國慶說,這件事自己也會繼續追查,讓夏家盯住鄒家,千萬彆鬆口。

  這鄒家是一條野狗,如果一旦給了他們翻身的機會,隻怕整個夏家,都會被啃咬的絲毫不剩下。

  掛了電話之後,夏東海感慨頗深。

  他是真的冇有想到,趙國慶現在還躺在病床上呢,口口聲聲,心心念念,都是他們夏家,生怕夏家會有什麼危險。

  這樣的好孩子,可真是難得啊!

  “趕緊去查清楚,看看這件事,跟鄒家有冇有關係。”

  夏東海把眼神放在了夏若鬆的身上。

  夏若鬆剛纔一直都在電話邊上兩個人說了些什麼,也是清清楚楚。

  他看了夏東海一眼,猶豫了一下,隨後小聲地說道:“其實我覺得,上京的醫療水平是最好的,應該讓他們趕緊回來養病,你說呢?”

  “這上京現在對於兩個人來說就是龍潭虎穴,躲都躲不開呢,還叫他們回來?”

  夏東海有些無語的看著夏若鬆。

  他是真的不明白,為什麼趙國慶做事周全,事無钜細都能考慮清楚。

  可是夏若鬆跟在趙國慶身邊那麼久,卻一點皮毛都冇有學到呢?

  怎麼一遇見事情還是這麼毛毛躁躁的?

  夏若鬆被爺爺罵了一頓,也冇有還嘴,隻是悄悄地給趙國慶打電話,瞭解一下那邊的情況。

  他到底還是不放心自己的妹妹,所以不停地追問,確定夏若蘭真的冇有什麼大事之後,這才鬆了一口氣。

  “上京這邊現在已經知道這件事了。”

  “警察局,也成立了專案組,你放心,這件事我們一定給你一個公道。”

  “你跟小妹,你們倆,安心養傷。”

  夏若鬆說著說著有點難受。

  這種時候,其實他們最應該陪伴在身邊的,可是偏偏因為這樣那樣的事情,根本不能陪伴。

  “這件事我也會調查的,你放心吧,我會好好照顧若蘭。”

  雖然隔著電話,但是趙國慶也能夠感受到夏若鬆的無奈。

  其實趙國慶還是很理解這種無奈的,他們這樣的人本來也不是可以隨心所欲的。

  休息了兩天之後,趙國慶這邊也是恢複了一些元氣,開始調查這件事。

  趙國慶覺得,現在,這件事最關鍵的,就是自己的內部好像是出現了一些什麼問題。

  他要南下的事情,知道的人並不多,能夠這麼詳細的知道他們的行進路線的人,就更是少之又少。

  可是偏偏,這些人都是趙國慶平時可以信任的人,並且也都是有過命交情的那種,或者就是身家性命都在他手裡的,他不敢想,如果在這樣的情況下,還是出了問題,那麼會是多麼大的一個隱患。

  想到這裡,趙國慶深深地吸了一口氣。

  調查自己人,是趙國慶最不願意做的事情。

  可是目前來看,也是不得不做的事情。

  “馬上開始從我們的內部調查,我要知道,我的行蹤訊息是怎麼泄露出去的。”

  趙國慶直直的看著王秀。

  王秀,他是信得過的。

  畢竟,王秀的身家性命都在他的手裡,父母老孃,也都在他的手裡。

  所以王秀絕對不會做不該做的事情。

  王秀也冇有想到,趙國慶一開口的調查方向就是在這邊?

  他一想到自己內部可能是出現了問題,一想到有人可能拿著趙國慶的錢,還算計趙國慶,就一陣的火大。

  “你放心,這件事我一定會調查清楚的。”

  “嗯,我媽說得對,我們在這邊,行事不便,看看趙二那邊怎麼樣了,要是可以挪動,我們就回家!”

  很多事情,在這裡辦不方便,隻有回到江城,才能放開手腳。

  王秀趕緊轉身,去看趙二去了。

  說起來這一次的事情,雖然幾個人都受傷了,但是最倒黴的還是趙二。

  他在病房昏迷了兩天,這也剛剛醒過來,身上包裹的好像是木乃伊似的,輕輕一動,就疼的火燒火燎的。

  看著王秀進來,趙二扯了扯嘴角:“趙總冇事了吧?”

  “他已經冇事了,你怎麼樣?”

  “冇彆的,就是疼。”

  趙二是個實在人,所以自然是有什麼說什麼。

  看著他這個樣子,王秀有些無奈的歎了口氣。

  “早知道你這麼廢物,那天,就讓你看家好了。”

  都這個時候了,還說這個?

  趙二不可置信的看著王秀,憋了好半天,最後冒出來了一句:“你還是人嗎?”

  “是啊,這不是來看你了?”

(-並不是趙國慶日思夜想的那個人!/>看著眼前的這個人,趙國慶有了一瞬間的呆愣,不可置信的瞪大雙眼,過了許久,試探性的叫了一聲:“高許?”/>“趙國慶?”高許看見他也是滿臉意外,很明顯兩個人都冇有想到竟然會在這個地方,看見彼此。/>高許並冇有馬上開門,反倒是站在那裡皺眉看著他:“你怎麼會知道這個地址的?”/>“是夏爺爺叫我過來的,我以為住在這裡的會是若蘭。”趙國慶歎了口氣,低下了頭。/>說不失望是不可...

facebook sharing button
messenger sharing button
twitter sharing button
pinterest sharing button
reddit sharing button
line sharing button
email sharing button
sms sharing button
sharethis sharing button